这么近,那么远的距离 ——记初二级公民教育茨厂街考察

1/5

 

捷运开始启用,118大楼正在兴建当中。我们身在富有百年历史的社区里,却被困在自己的校园里,周而复始,与社区、社会隔绝。我们看到捷运的方便,看到发展的好处,可是却忽略了一座城市除了钢骨水泥,我们还需要文化与历史来维护我们的人文素养。
尊孔独中公民教育组于4月20至21日,带领初二级的同学们进行了一趟社区考察,目的是为了让同学们认识学校周围的社区、人文历史,从而拉近同学与社区的关系。本次的出外考察主要是配合公民教育“认识社区”的教学主题。该主题教学共分三周进行,同学们考察后,需做小组讨论与呈现,并思考发展与保存文化遗产的问题。
4月20日,初二仁、初二勤与初二朴的同学分别考察了MBS、篮球总会、国家体育馆、独立体育馆、福音堂、邝福荣洋服店、人镜慈善白话剧社。这些富有丰富历史背景的老建筑物,同学们过去或许听过、经过,但却没有机会接触有关的人和事。其中,初二朴的同学们有机会与邝福荣洋服店的第三代传人——邝锦流交流,邝老板对同学们非常友善,也很乐意解答同学们的疑问,原本平时对同学们来说不起眼的百年洋服老店,突然间有了温度和连结。
次日,初二忠、初二孝与初二爱的同学则到访了圣安东尼天主教堂(St.Antony Church)、人民广场(Plaza Rakyat)、戏院街以及精武体育馆。初二忠的步行路程稍远,同学们需要走过车水马龙的街道,才发现身在隐蔽之处的圣安东尼天主教堂。导览员泽凯告诉同学们,该教堂过去式为了满足印裔天主教信徒的需求而设,每一个社区的建筑物应注重社区功能,而非一味地兴建商业大楼,借此让同学们反思茨厂街真正需要的是什么。
另一边厢,初二爱的同学们在考察精武体育馆时,也有机会俯瞰正在进行的118独立遗产大楼工程。118大楼与捷运工程兴建之初,茨厂街经历了数波捍卫老街的运动,主要是因为捷运公司向许多百年老店征地兴建地下轨道,导致许多文化遗址消失、老店纷纷结业。118大楼工程之所以受到质疑,是因为该大楼周围有不少独立时期的文化遗产,例如默迪卡体育馆、国家体育馆以及东姑公园,应充作公共用途,而非以商业利益为考量。况且,目前巴生河流域一带的办公楼供过于求,我们是否需要用这种方式去“拆除”吉隆坡人的集体记忆?

什么是尊孔人集体回忆?

社区的集体记忆未必是要和历史古迹有关系,或许对于尊孔的同学们来说,曾经在卫理公会的TOGO小吃店,抑或现在迁至苏丹街的“黑店”就是毕业以后的集体回忆。但是,试想想未来茨厂街的发展越来越趋向以金钱为导向,大财团设立的旅店、连锁店越来越多,店主因为这个黄金地段而把店租调涨,许多小店被逼撤离茨厂街,茨厂街剩下的尽是一堆的消费主义。在短短的几年里,有数家书店因为店租与社会对人文的忽视而搬离茨厂街。我们不禁要问物质与金钱主义是唯一的生活方式吗?
茨厂街曾经见证了老吉隆坡的繁华,如今我们上学、放学、上班、下班所经过的路线,几乎都不曾接触社区里的百年建筑物,连擦肩而过的机会也没有。
同学们这次有机会考察学校周围的社区,算是一个难能可贵的经验。借此机会感谢带领同学们完成本次考察任务的社区工作者杨两兴、生命展翅中心的邱君尔以及团队。希望同学们不要将关心社区、参与社区仅止于这次的考察。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I'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. Watch this space!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